寻访红色记忆,礼献七十华诞⑫王启英:我所经历的300次战斗

2019-03-18 00:15 出处:停钟资讯

编者按: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,全国有党员448.8万人。他们是“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”的早期实践者,是新中国成立的基石。可以说,没有他们,就没有稳定的生活和和平的时代。在济南,有许多老党员和退伍军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入党了。他们对革命事业充满乐观,对党和国家极其忠诚。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,他们要么回到家乡,要么定居下来过充实的生活,总是以党员的高度要求自己。他们对新中国成立的贡献应该为世人所知和铭记。济南市民谢强热情洋溢,节假日期间在荔城区看望了27名这样的老党员和老战士,并将他们的事迹编成图片和文字材料。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,能够记录这些革命先辈的先进事迹,挖掘他们的精神内涵,挖掘我们周围“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,牢记使命”的革命模式,并为祖国70岁生日献上一份礼物。

寻找红色记忆,庆祝70周年

我经历的300场战争——王绮滢

□作者的解决方案得到加强

就在5月1日之后,春风很温暖,天空晴朗。沿着蜿蜒的乡村小路,我们去拜访战争英雄王绮滢。

太阳刚刚升起。太阳照耀着整座山的绿色,平静而明亮。青山绿水,广阔的天空。田野里的小麦似乎被施了魔法,使劲拉着它,桃花散发着芬芳,河岸上的柳树倒影婆娑,挺拔的梧桐立在两岸,微风吹散了芬芳。

我在想:王绮滢是什么样的儿子?为什么他被称为“战争英雄”?

第一次见到王绮滢时,我加强了对这句话的理解:革命者永远年轻。

王绮滢生于1931年12月,1946年4月参军,1955年退休。虽然他今年88岁,但他的生理和心理特征也已超过70岁。仅仅从他的外表,他甚至看不到太多岁月的痕迹。虽然他移动缓慢,但他也能自由移动。他耳朵清晰,眼睛清澈,思维敏捷,组织清晰。他可以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,然后沿着台阶爬到农田。与人交流几乎没有障碍。

“最重要的是国家要好好照顾他们。他们吃得好,穿得好,还有养老金补贴。现在他们不用担心食物和衣服,国家也会照顾他们。”王绮滢笑了。

的确,时间是公平的。这可能是因为当王琦和英国年轻时,他们转向北方和南方,经历了许多战斗。他们训练人体,锻炼革命意志。直到那时,他们才改变了他90多岁时迟到的时间戳。

“在我当兵的四年里,我经历了300多次大大小小的战役,包括济南、莱芜、孟良崮、潍坊和海怀战役,150多个战场,11人受伤。”王绮滢开门见山地说:“每次我们参加战斗,我们都可能解放越来越多受苦受难的穷人,我们会离新中国越来越近。我们希望战斗越多越好。如果这场战斗打到了一定程度,胜利自然会来。”

说着,他从抽屉里拿出几张手写纸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150多个地点,泰安宁阳、枣庄滕州、江苏新沂、安徽蒙城...做这些都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足迹遍布山东、江苏、安徽等地,一生的军事生涯已经汇聚成了最辉煌多彩的运动。

“当我14岁的时候,我为房东家做一些小工作(苦力),只是为了混饭吃。那时,我还年轻,精力不太充沛,但是房东把我当成了一个强大的劳动力,不得不努力工作。我不得不半夜起来喂牛,如果我做得不好,我会打架,想尽一切办法扣我的工资。在田里工作,磨犁和拉犁,他不在乎你是生是死,只想着他能为他做更多。”说起他童年的生活,王绮滢深受感动。他至少遭受了羞辱和折磨。他过着贫穷的生活,没有衣服遮身,也没有食物吃。也正是因为他受到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,他从小就有反抗剥削阶级的想法。他讨厌旧社会,渴望更好的生活。

“我15岁的时候,整个西营地区都在积极开展支援活动,支持解放军在前线作战。我跟着大人们,把小驴赶到沂蒙山区去运送食物和担架。我第一次看到解放军战士和解放军在前线杀死敌人。那时我想我必须加入解放军,在前线作战。”

1946年4月,王绮滢加入黎城独立营,15岁时正式开始他的军事生涯。

“参军后,给了军队一支‘小马枪’和五发子弹。第二天我参军了,我接受了战斗任务。我跟着一个连到了鲤城彭家庄地区,消灭了国民党的外围小部队。当时,我还是有点紧张。毕竟,这是我第一次用真正的武器去战场与敌人作战。”王绮滢回忆道,“在连长的命令下,我看着其他人,跟着他们。我瞄准并向敌人开火。五发子弹很快就丢失了。战斗在一个多小时后结束。我们赢得了这场比赛,没有任何伤亡。战斗很简单。”根据王绮滢的回忆,“在战斗之前,军事小组已经提前知道了敌人的兵力、防护、武器和具体位置,并且已经安排好了进攻和撤退的地点。当我们到达彭家庄时,我们突然袭击了敌人。敌人没有力量反击。几名顽固的抵抗战士被消灭,其余的被解除武装。”

很简单,这是王绮滢对他第一次战斗的总结。当他的“小马枪”射出第一颗子弹时,他成了一名真正的革命战士。

1947年,王绮滢与山东警察大队第二团参加了莱芜战役。战后,他去训练营接受训练。因为那时他只有16岁,又小又小,他跟不上大部队的冲锋。考虑到实际情况,军队领导把他调到号手的位置。在训练营里,他学习了几十个数字,比如充电信号、收集信号、防空信号、疏散信号、左增加和右增加。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看关于战争的电影,总会有号手吹响号角,大部队勇敢地带头的场景。那时,我总觉得在战场上能与真正的敌人战斗的是大英雄。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,我都情不自禁地跳舞,就像融入电影一样,化身解放军的左手持刀,右手持枪,一个接一个地打倒敌人。然而,我对吹喇叭的士兵没有多少记忆。一旦相机结束,人们会忘记它,不会幻想成为他。直到后来,我才真正理解号手的神圣职责。大声的冲锋不仅是行动的命令,也是带领部落毫不犹豫前进的精神旋律。

“左手增加意味着主力进攻部队在战斗的前线。当伤害很大或攻击队形根据战术需要改变时,左翼需要随时补充力量。吹左边的增加信号就相当于发出一个命令,预先部署的人员将得到补充。”王绮滢解释道,“虽然号手没有直接用枪在战场上战斗,但号手的声音是命令,成群结队的部队向前冲。想到号手是被我们吹响的,我觉得我在前线杀死了敌人。”

王绮滢慢慢地说,我仔细听着。就像小时候听大人讲故事一样,我觉得自己在战场的前线。号角声响起,“冲”的声音一直传来。英勇的解放军带头冲锋,勇敢地面对敌人的炮火。胜利的红旗一次又一次地插在敌人的阵地上。

院子里的树在摇摆,微风在吹。隔壁的小学校园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。是的,这样的岁月宁静祥和。这难道不是千千一万名战争英雄王力可·戚颖血腥战斗的结果吗?

1948年4月,王绮滢参加了魏县(今潍坊)战役。谈到这段历史,他哽咽了几次,甚至哭了。

潍县位于吉焦铁路的中心,公路交通四通八达,是连接渤海、胶东和山东的枢纽。它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。国民党在魏县的防御工事非常复杂和坚固。大量部队部署在县城及其外围据点。总司令是国民党第九十六整编军司令、第四十五整编师司令陈金城。他是真正的刽子手。张天佐和张景岳的军队也集中在这里,他们对劳苦大众做了各种坏事,丧失了一切良知。

“4月23日,我们接到了进攻这座城市的命令。当先头部队从南方向南方营地发起猛攻时,国民党军队占领了城墙和碉堡,发动了疯狂的机枪火力和火炮火力攻击。部队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被俘虏。敌人的火力过于密集,火力集中且戒备森严,军队被阻挡在城墙外。”

“南营距离吉焦铁路线数百米,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。魏县如果能早一天放下,就能早一天解放。一天下来,军队只能一个接一个地进行猛烈而快速的攻击。士兵们没有退缩,除了进攻什么也不想要。一天结束时,当我们被击落时,我们只剩下20多名士兵和100名伤员。太残忍了。同志们一个接一个倒下了,现在很难记得了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王绮滢的眼睛微微发红,声音哽咽了好几次。他拿起桌上的毛巾,轻轻地擦去眼角的泪水。

魏县战役后,王绮滢在泰安训练营接受训练,主要是战术、射击、纪律和体能训练。虽然当时他还是一名年轻的军人,但他磨练了自己冷静沉着的心态和革命意志,不怕在几次战争中牺牲,他在战争中的技战术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。此后,他参加了1948年的济南战役。

作为济南人,能够投身于解放自己城市的战斗本身就是一种骄傲和自豪。

“在济南作战时,我是班长。我军从济南西南出发,沿途先后攻占了国民党军队的根据地白马山、党家庄和段店。战斗相对平稳。位于机场西郊的吴文华军队起义,机场轻松获胜。后来,我沿着往南走的第12条路(现在是第12条路),穿过往东走的第5条路(现在是第5条路),在省立医院遇到了国民党驻军,那里有许多伤员和病人,还有据点和防御工事。我在这里遇到了阻力。”王琦说英语很慢,表情凝重,“我们在医院里非常努力。国民党军队利用有利的地形,在防御工事和保护区激烈战斗。他们没有打过几次仗。后来,连长在战斗中牺牲了,当时他们正在激烈地战斗。”

“拿下医院后,部队沿着第二大道(现在的第二大道)一直向东朝普利茅斯前进,敌人在那里筑起一道坚固的墙,试图守住最后一道屏障,战斗到底。我加入了爆破队,带着炸药倒下,密集的炮火,用炸药炸毁了敌人的防御工事和城墙。敌人用火焰枪向我们的围攻者射击,五六个队相继上去炸墙。”

这是一个熟悉的电影场景。在坚固的墙壁和掩体内,敌人的机枪疯狂地扫射。围攻的解放军试图一次又一次地正面进攻,但敌人的火力太强了。士兵们在冲锋途中一个接一个倒下,敌人的傲慢变得更加傲慢。似乎只有爆炸包才能打开胜利之门。几名勇敢的士兵从左向右行进,灵活地插入。他们的长竹竿上绑着强大的炸药包。在他们身后,机枪掩护着,火力被压制住了。士兵们穿过战壕,将爆炸包传递给敌人的火焰。只听到几声响亮的“隆隆声”。墙壁和掩体突然被摧毁。

“普利茅斯被击落后,第二梯队接管了。我们的团队

撤到十里河南郊休息。东边的第九纵队也占领了气象台(现在的解放阁),红旗高高挂在观象台上,红旗由群众呈上,上面写着“进济南活捉王吴耀”。"

“济南解放后我真高兴。毕竟,这是我们自己的家。赶走国民党后,老百姓就会有和平。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济南的老百姓将会有希望。”王绮滢高兴地说。

济南战役结束后,王绮滢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105师第二团部队去泗水休息补充兵力,然后去了海怀战役战场。那时,王绮滢已经成为副排长。

“军队从东海县向西攻打徐州新沂,打死国民党黄白涛兵团十多万人。一天晚上,从新沂向西,我们进行了快速的行军,接着进行了20多次战斗,到达了安徽省蒙城县,并接受了进攻蒙城黄卫团的任务。我们甚至把任务分成200米,也就是说,每一个连水平推进200米,与其他部队连接,集中前进。黄炜的军队在安徽省宿县双堆被俘。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。军队终于到达了安徽永城和萧县。”

他真的应该成为战斗英雄。他参加了300多次战斗,杀死了300多名敌人,穿过了150多个战场。每次他赢得一场战斗,他都会向新中国再迈进一步。他坚定不移地坚持“解放全中国,建立新政府”的初衷。

300多次战斗也给他带来了11处受伤。济南战役被燃烧弹击中双腿,泰安战役被子弹击中头部,海怀战役被子弹击中小腿。在他看来,这种痛苦的标志是命运的礼物。所有的伤疤都像军事奖章,给王绮滢留下了永久的记忆,并默默地陪伴着他。

聊啊聊,已经是中午了。

风是轻的,云是轻的,溪是柳如烟,阳光是肆意的,风是阵风在徐来。

(本文的基本材料基于有关各方的口头安排。请纠正内容和事实之间的任何差异。)

pc蛋蛋购买